黃捷拿出「紅信」痛訴經歷 強調堅定捍衛性平

2020-10-23|吳京旎 綜合報導

(圖/黃捷)

近日有網路文章稱強暴源自「男人的動物性」,不僅讓性平團體跳腳,也引爆眾多民眾怒火。高雄市議員黃捷拿出一封用紅筆寫滿髒話與人身攻擊的信,痛訴自己從政以來,屢屢收到對她外貌、性向與性別的批評,甚至是種種不堪入目的性羞辱與威脅。然而,這些「只要不聽話的女生就可以用性暴力來懲罰」的思維,更堅定了她捍衛性平的理念。

黃捷昨日(22)在臉書發文,直言:「她會被強暴是因為男人的動物性?女人不打不會乖?最近網路盛傳的文章讓人覺得,台灣的性平教育根本超級失敗。」黃指出:「最近掀起輿論的文章稱性暴力是雄性物種的基因特性,更強調多數女性強暴受害者是因為衣著太暴露而成為犯罪的觸發,真的是這樣嗎?」

黃捷表示:「跟大家分享一個我從政以來的觀察,我最常收到的批評不是針對問政,而是對於我的外貌、性向與性別的批評,尤其是性羞辱與威脅,像是『你只能跪在地上幫我口交』、『去做夜鶯、樓鳳』、『先姦後殺』之類的字眼,彷彿在他們眼裡,只要不聽話的女生就可以用性暴力來懲罰;只要穿著暴露讓我『凍未條』,我就可以去侵犯她,誰叫她不自愛、她引誘我、她的穿著觸發我的動物性,我有錯但她也不無辜。」

此外,黃捷補充:「這陣子的網路論壇也出現很多鼓吹親密暴力的關鍵字,『女人該打』之類的字眼居然登上熱搜,用玩笑話來包裝仇女的惡意,還能得到熱烈迴響,這些訊息一再的顯示社會仇女風氣有多嚴重。社會對女性長期而不自覺的貶低之下,從母豬教到女人該打,她們只能被迫自我嫌惡,選擇退縮及忍受,間接造成更多性暴力。」

黃捷強調:「『性暴力絕對不是基於動物本能,而是由父權思想權力運作的社會行為』。將這些歸咎於動物性除了是不負責任的推卸之詞,更影射男性同胞都是強暴預備犯,況且,這樣的言論會對於性暴力的男性受害者來說,無疑是殘忍的二次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