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起「李登輝學」研究 林佳龍談政治領導體悟

2021-01-18|金書宏 整理報導

(圖/台灣智庫)

不管是挑戰2024總統大位、升任行政院長、或是角逐2022六都市長,交通部長林佳龍總是被列在熱議人選之中,儘管下一步無法預測,外界仍可藉由他所發起的「李登輝學」研究系列活動,一窺林佳龍對於政治領導的體悟。

1月15日為故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冥誕,也是林佳龍所發起的「李登輝學」系列活動的最終場。活動從去年11月9日的前導直播開始,已完成5個主題的座談會,也完成了3次系列民調,分別從專家與大眾的觀點,來討論和理解李前總統。

「一系列的活動,將在今天的研討會做個總結,但我相信,這只是『李登輝學』研究的正式開始。」林佳龍致詞表示,98年前的今天,這位台灣民主化的關鍵人物誕生,此後,若要了解近代台灣的政治、文化、歷史,都不可能跳過對李前總統的討論。也因此,了解李登輝作為一個個人、一種體制、一個時代,其實是為了瞭解台灣,是為了了解我們為什麼成為今天的自己。

出身野百合世代的林佳龍提到,那個時候,沒有選擇的自由,連參加讀書會都可能被搜查、逮捕;連在校門口的肥皂箱上演講,都要先做好被處分懲戒的準備。電影《返校》最恐怖的地方不在於它的恐怖元素,而在於它所反映出的真實面。所以解嚴後,公民社會得到一點解壓,90、91年代風起雲湧的學運試圖衝撞體制,公民運動碰上了政治機會,才迎來動員戡亂時期的終結,回歸憲政體制,有機會修改憲法。逐漸地,在李前總統主政下透過修憲,台灣人才可以選擇自己的政府、民意代表,靠著一棒又一棒的接力,我們終於爭到選擇的自由。

林佳龍說,台灣今天公民社會的活力是30年前無法想像的。李前總統曾提過「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就是身為台灣人,卻無法為台灣盡力的悲哀,因為「台灣人長期以來,有著自己無法治理自己國家的悲哀歷史」。在李前總統在卸任後已經可以用「新時代台灣人」公民的身分參與,也習以為常地用各種方式對公共事務發表看法。「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已經轉變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

「這不代表我們可以一直確保我們能做出『自由的選擇』,而這是我們恆常的追尋。」林佳龍強調,制度沒有完美,台灣人當家作主後,對國家與社會的想像為何,如何藉一次又一次的公民參與改變政治,面對巨量的資訊和更純熟的資訊操弄,又如何防衛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這些是必須時時刻刻、在方方面面,都要面對的課題,因為民主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接力賽。

林佳龍表示,他在擔任台中市長時,透過青年議會、社會創新等方式擴大公民的參與;現在擔任交通部長,以「人本交通,連結共好」的理念,投入營造公民社會的環境。「不論在什麼位置,擔任什麼角色,都能投入和促進公民參與,這也是李前總統精彩一生的示範」。

言談之中,不難看到林佳龍在政治道路上所堅持的理念。他在總結時更進一步提到,台灣領導者的必要條件。

林佳龍指出,李前總統在《最高領導者的條件》一書裡提到:「領導者具備的特質跟條件,是左右國家興衰,企業成敗的因素,因此個人組織,應該形成堅固的生命共同體。」,李前總統生前認為目前台灣需要全力追求的目標是建構台灣主體性、強化國家認同及邁向正常國家,「我們需要信念堅定、正當、能領導我們向前邁進的領導者」。

林佳龍也引用《美國總統的七門課》一書,強調領導人必須目標清楚、人格貴重,並有願景的傳承。

對於日前有議員推舉他參選新北市長一事,林佳龍則說,他現在的角色是交通部長,專注做好交通及觀光建設,就能為政府執政加分。

林佳龍也強調,民進黨作為執政黨,社會大眾關心的是執政表現 ,「只要民進黨做得好,誰來選舉就有加分,若執政沒辦法做好,陷入誰選什麼,也不是社會期待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