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嚴選震論
  • 【讀者投書】-我們與1918西班牙大流感時 所面臨的挑戰有何不同?

【讀者投書】-我們與1918西班牙大流感時 所面臨的挑戰有何不同?

2021-01-19|震撼報導

這幾天,台灣醫師、護理師相繼染疫的事件,似乎開始又有恐懼瀰漫。有些排斥醫護的作為是非常外顯的,有些則是低調但是卻真實的恐懼。而這都不是源自於所謂的「壞心」,而只是單純的恐懼、保護自己而已。

在這裡,我不是要告訴各位「不用擔心」或者「相信政府」,而是要相信科學、文明、以及戰勝未知,疾病、人類與生俱來的探索以及應用科學的能力。

我們擁有的知識,跟百年前造成的數千完人死亡的流感,是徹底的不同。

-首先我們知道我們對抗的是什麼:「病毒」

這個似乎是想當然爾的常識,在1918年,並非如此。當年度,台灣的學齡就學率不到15.71%,直到1945,儘管已經在東亞相當先進,就學率也是近70%,更遑論公眾對公共衛生,病毒、病菌、各種病原體的基本認識。在2020年的現在,大部分完成基礎教育、修過生物學的同學,大該(就算不完全知道原理),也知道我們面對的不是上帝的懲罰,而是病毒,在衛福部乃至於家庭教育,在教室到所有的社群媒體,用過去我們所未曾擁有的渠道告訴大眾最基本,但是有效的作法:要洗手、戴口罩、注意公衛。我們知道,我們所面對的挑戰是什麼。

知道問題之後,我們就能選擇投入資源,去治癒、隔離、降低感染機率的作法,而非往完全錯誤的方向去走,比方說吃香灰、求偏方、吃無助於病情的補品。

光是這一點,這就讓我們能夠徹底避免走錯誤方向,而這根本的畫出與上個世紀的不同。不要忘記,光是「洗手」,這個動作,是經過百年的爭取實證,才被認為是最有效防止院內感染的方法。

-再者,我們知道要對抗病毒多久: 隔離

與過去類似的,我們都知道「隔離」的意義。隔離的意義在於阻斷傳播媒介,在本國乃至於跨國境的科研人員、公衛人員,在將近一年的資訊搜集中,我們知道,要阻斷接觸多久,可以達到最高阻斷病毒傳播的效力。這在人類的任何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因為這不僅要有科學的辨析,還要有完整的國家政府制度,去支持這些統計,支持這個制度的運行


-我們擁有科技跟社會人文去支持我們的對抗

現在的科技,能夠讓我們追跡每一個病患所接觸的對象,我們有足夠的知識、科技去確保每一位患者的狀況,並且能在尊重的狀況下對待他們。

我們要努力的,是讓所有人,不用擔心自己一但被確診,就會被獵巫,就會被差別待遇,就會被檢討交友狀況、就會被我們所有的國民要求封鎖自由、確保病毒不會跑出去。

因為一旦有這樣的做法,沒有人願意真實交代狀況,這讓疫情調查會變得更困難,讓防治變的更艱鉅。

沒有任何的科技,可以阻擋我們的恐懼。

如果今天我們用這樣的態度去對待公衛人員,在21世紀上述的所有的科技跟知識優勢將會消失殆盡。我們的醫療執行者是公衛人員。今天,如果創造出讓任何人不樂意將自己的狀況分享給管制中心,則不管是公衛人員染疫或者一般人員,大家都會選擇規避。在每天多達數百到甚至千例通報數之中,各種就醫理由都不同,當所有人都被迫社會氛圍、整天獵巫誰傳誰的狀況下,會有更多人選擇隱蔽,我們的防線遲早守不住。


有部分人批評這些醫護人員,但在醫療人員過勞、人手不足、再加上戰爭迷霧、資訊在緊急狀況之下無法無阻礙的全知全能傳播下,醫護人員無從得知,每一個病例的完整接觸史狀況下,我必須說,這些醫護人員都在當我們的第一道防線。

在台灣的十大死因中,這一次的疫情沒有在榜上。但是,萬一醫護倒了,又或者選擇最避險的做法:待在家裡;則國民或許會因為事故、慢性病、急病、癌症等各種病痛將會因為可用人員減少、排序往後而造成無以復回的狀況。

所有的附帶傷害,沒有任何一個人擔得起。


唱衰不會讓台灣好、叫好也不會讓台灣好。但是恐懼、歧視、假、錯、誇張的訊息,一定會造成防疫的破口。

特別是針對疾病管控、公衛人員的任何指控,必須有證據為基礎。台灣現在在知道感染的來源、接觸的對象之下,我們有足夠的科學方法,在全民團結之下度過這一次的挑戰,恐慌、針對醫護人員的作法,是絕對不可取的作法。

這場疫情,決定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國家。

(本為作者為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陳冠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