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藻礁偷渡 蔡英文:核四絕對不是選項

2021-03-11|林永祥 綜合報導

(圖/總統府)

311日本福島核災10周年的此時,台灣遇到桃園天然氣三接的藻礁爭議,並有人藉機連結支持核四議題,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10日在中常會宣示,「我必須明確地告訴大家,核四絕對不是選項。」

民進黨中常會邀請立法委員洪申翰、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以「日本福島核災後現況與台灣能源轉型政策前景」為題進行專案報告,此外,也特別邀請桃園市長鄭文燦針對「桃園藻礁保育」進行專案報告。

蔡英文聽取報告後,針對能源轉型發表談話,全文如下:

今天是3月10日,十年前的3月11日,是日本的福島核災,對人類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除了災害的場面令人震撼,很多社區、家庭,因為核污染而被迫搬遷、分離。直到今天,核電廠周邊仍有部分區域,因為嚴重污染,災民到今天都沒有辦法回家。
 
2011年福島核災的震撼,不僅衝擊了日本,也衝擊了台灣。家園不能重返、家人被迫分離,福島事件的畫面和傷痛,讓台灣人感受到「核災」如此可怕。
 
也在那一年的8月,民進黨在「十年政綱」當中,正式把非核家園的主張,落實到現實政策的規劃當中。
 
福島核災發生後,反核四的主張,漸漸變成主流的輿論,「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的旗幟,經常懸掛在大街小巷。2013年的反核遊行,也是空前的規模。
 
在反核的路上,也有很多人在為理想奔走。我想大家都還記憶猶新,在2014年,反核的民意高漲,蘇貞昌院長當時是黨主席,他去拜訪馬前總統的時候,心情急切、據理力爭,在鏡頭前真情流露。
 
2014年4月27日,馬前總統才終於在和藍營縣市首長會商之後,順從民意,宣布「核四封存」。
 
歷經數十年的努力,台灣社會的進步力量,終於爭取到主流民意的支持,把爭議不斷、耗費巨額資金、時間,且難以評估及管控風險的核四工程,把它擋了下來。
 
2016年,民進黨成為執政黨,在野時的能源主張,必須落實在執政的每一天當中。
 
也是從那個時刻起,我們啟動了能源轉型,讓綠電急起直追。光電開始有效率地推動、離岸風場從無到有開始興建。全世界再生能源的廠商,都感受到台灣推動綠電的決心,也帶來大規模的投資。
 
在能源轉型過程中,我們不僅要追求電量足夠,也希望發電配比能夠符合國際趨勢。當燃煤不符合淨零碳排的趨勢,燃氣也成為兼顧穩定供電,和減碳、減空污的能源選擇。
 
最近受到矚目的第三接收站,也是因應這個趨勢,開始落實推動。我們大幅修改前政府的232公頃開發面積,現在只剩下原規劃的十分之一。
 
大家剛剛也聽到鄭文燦市長的報告,近幾年來,我們中央地方合力,投入包括觀新藻礁在內的桃園27公里海岸保育。接下來,我們更要規劃成立基金,針對全台多處藻礁,推動系統性的保育工作。
 
我知道,社會對三接站議題,仍有些不同的意見,但我必須強調,能源轉型是我們共同的目標,這不是路線之爭。天然氣和藻礁,是減煤、減空污和保育之間的權衡,是環保與環保之間的選擇。
 
我們會要求行政部門和黨公職,持續和關心的團體、朋友溝通。保護家園是我們的共同使命,我們目標一致,只是選擇的實現方法或許有些不同。
 
因此,請大家不要相互攻擊、不要相互傷害。抱持理性,努力溝通,我們一定可以共同尋求出解決的方法,一起度過能源轉型這一關。
 
另外,我們也注意到,最近重啟核四的聲音又出現了。我必須明確地告訴大家,核四絕對不是選項。
 
第一個原因是安全不可行。
 
福島核災之後,核電廠耐震標準,已經變得更嚴格;核四過時的設計,早就不符合新的標準。而且,台灣位於地震帶,核四周邊的斷層危害經過調查,也一一被確認,潛在風險不斷增加。尤其是鄰近的台北市和新北市,都是人口稠密區,萬一發生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此外,核四的兩台機組,一號機沒有完全通過應有的測試就封存,二號機甚至還沒有蓋完。根據監察院調查,為了勉強進行一號機的測試,二號機有一千七百多項零件,被拼湊到一號機去,工程上的風險,也令人憂慮。
 
第二個理由是核四重起將會耗資費時不可行。
 
要重啟一號機,因為廠商已經解散、設備也停產了,不僅要跟總顧問重啟新約談判,過期設備也要汰舊換新。再加上地質調查的重新評估,以及立院預算審查,耗資巨大、曠日費時。更不要說,核廢料的處理跟存放,到今天,都還是一個很難解的問題。
 
我也要提醒大家,即使排除萬難,讓核四兩台機組都發電,發電占比也只有大約在6.5%左右。然而,在目前的中午尖峰時段,太陽光電的占比已經超過6%;另外,風電也全力在追趕進度。
 
透過全力推動能源轉型,光電、風電的比重逐步增加,大約再五到六年的時間內,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可以達到20%,再加上燃氣取代燃煤,也可以同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目標。
 
所以,我要請各位理解,能源轉型的工作,一定要加緊來推動。有幾件事情,我們要來做,趕上進度。
 
第一,要跟上淨零碳排的趨勢。今年元旦的時候,我已經要求行政部門加快腳步,歸納整理其他國家的減排路徑、方案和做法,並且啟動跟民間部門的溝通討論。
 
第二,要更新綠能發展目標。國家能源轉型的總目標,不會停在2025年。我們因應環境變化,設定新目標,檢視並投入新的技術,幫助我們推動減碳成果。
 
台灣正在能源轉型的關鍵時刻,政府團隊不僅要跨部會一起努力,更要結合政府、市場和民間的力量,爭取更多支持,讓再生能源發展能夠更順利。
 
我有信心,也有能力帶領國家,讓台灣成為國際能源轉型的模範生,也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