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3疑問 促轉會回應

2020-03-06|牛瑀涵 整理報導

(圖/促轉會)

促轉會日前公布《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由於接獲許多對報告內容的疑問,因此5日透過臉書,回應該報告與以前調查有何不同,促轉會的調查是否忽略情治機關人員之調查等問題。

問題一:促轉會報告表示「林宅曾受監控」,但這似乎是社會早已知悉的事實?
 
過往對「林宅曾受監控」一事的判斷,多出自於當年黨外人士家屬的親身經歷或零星檔案,但在官方的歷次調查中,並未正視這些資訊,也並未窮究此問題。至檔案取用上,以民間時常提到的監察院調查為例,檔案調用過程並不順利,包含國安局在內的各機關當時均表示無監控紀錄可提供(見調查報告第16至18頁)。
 
在本次促轉會的報告中,除訪談黨外人士家屬外,促轉會訪談了前警總人員(後詳),並透過整理大量首次披露的新檔案,對「林宅與林家人受到監控」提出證據,具體羅列出各式監控樣態。根據監控檔案,各情治機關,至少於民國66年開始就對甫當選省議員的林義雄實施監控,相關監控持續至81年仍在進行。詳情可見本報告第二章第二節(見調查報告第65至85頁、第175頁)
 
問題二:促轉會的報告與以前調查有何不同?
 
本次報告是首次論及不排除威權統治當局涉嫌之官方報告,也是首次檢視並分析先前歷次調查作為的官方報告。
 
本會發現林宅疑似曾遭裝設竊聽器,且國安局曾留有極可能錄有兇嫌聲音的監聽錄音帶,卻在案發後不久即遭銷毀,此外,撥雲專案小組一開始就將全案定位為政治謀殺,卻無視林宅被嚴密監控的事實,逕行排除國家涉嫌的可能,反而建立黨外人士犯案的假說,進而根據這項假說辦案,以致錯失查明真相的最佳時機,因此推斷威權統治當局可能有所掩蓋、甚至涉入(見調查報告第69至76頁、第87頁)。
 
問題三:促轉會的調查是否只看檔案,忽略情治機關人員之調查?
 
本次調查,首度有情治機關人員坦承案發前曾對林宅周邊進行監控。本報告「如何找出訪談對象,以及是否完成訪談的過程」皆詳載於第一章第四節(見調查報告第24至29頁)。訪談對象包括當年的證人、歷來的辦案人員,甚至是從檔案中找到的情治機關人員。
 
以前警總保安處組長為例,該名組長明確表示:林義雄被捕後,林宅周邊有警總保安處的人進行「戒護」(見調查報告第79頁)。以此線索,本會一度欲再調查警總保安處相關人員,但因案發距今已40年,無法順利尋得其他警總保安處人員以覈實此一資訊。
 
此外,我們曾在調查過程中意圖尋訪的還包括前國安局人員等,可惜因對方年邁身心不堪負荷未能完成訪談。類似這樣的例子與過程,皆完整紀錄於報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