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芹專欄】民進黨的問題,不在侯友宜身上!

2021-05-26 | 黃光芹 綜合報導

文 / 黃光芹 圖 / 侯友宜 臉書

 民進黨將防疫成敗繫之於衛福部長陳時中一人身上,當社區感染沖刷防疫紅利,府院黨為防堵破口,拿目標最大的那個打,一向順時中的新北市長侯友宜頓成沙包。

 民進黨早有內部評估,將侯友宜視為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的假想敵,怕他以淺藍綠兼本土的色彩,挾高民意,成為可怕的對手。加上,行政院長蘇貞昌與他有選舉宿怨,防疫過程侯又老是標榜超前部署,因此藉防疫之機,將他「拉出打入」,一次打成親中陣營,就此壓低他的聲勢。因此,侯友宜的「方艙醫院」和「封城」說,甚至集中檢疫所的能量,都成為被攻擊的箭靶;不具名的高層還向不同媒體放話,將侯友宜比擬成「和平醫院的馬英九」,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救陳時中一人,也救民進黨全黨。

 陳時中循去年八月攻擊「葉彥伯模式」,舉朝陽大學檢測結果偽陽性偏高為例,拿台中市長盧秀燕開刀,除了積極捍衛他所堅持的偽陰、偽陽瑕疵理論,不僅顯得以偏概全,還與不分藍綠的縣市首長格格不入,最後不得不投降。過去與他抱持同樣理論的高雄市長陳其邁,雖然不設快篩站,卻也準備了十萬支快篩試劑備用。就連陳時中大動作拆金門縣長楊鎮浯的台,不到一天,也豎起白旗,大開金門「自發性檢測」的方便之門。

 民進黨現在的處境,可謂內外交迫。外媒一針見血點出台灣防疫破綻,連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都來插一腳;國民黨過去激情演出,以往的送分題,現在全變成加分題。民進黨用「中國認知作戰」和「打假新聞」回防,顯得不怎麼管用;「林瑋豐」遭到爆破,民進黨屋漏偏逢連夜雨。最關鍵的是,美國未在關鍵時刻援台,讓台灣的「疫苗戰」,打得七零八落,令民進黨政府坐困愁城,也使得「抗中連線」斷線。這把怒火野火燎原,在台灣形成內戰,早已跨越政黨藩籬。老百姓在戰場上面臨槍林彈雨,政府卻未提供先進武器,是民進黨防疫最大的致命傷。

 陳時中上半場防疫,雖然是「虛位指揮官」,卻因媒體形象良好,而成為民進黨的神主牌。一年五個月下來,包括專家小組在內,鮮有人敢逆其鋒。他帶台灣走進平行時空,過了八個多月的正常生活,著實存在無可抹滅的功蹟;但如刀之兩刃,指揮體系集體驕傲、自滿,托大到連英國變種病毒都不放在眼裡,讓病毒侵門踏戶。

 去年十二月中下旬,英國變種病毒肆虐全球,記者問陳時中:是否該與英國斷航?他反問:「為什麼要?」同時宣揚居家檢疫經驗,為台灣築起一道防疫堡壘。適巧同一天,台北市長柯文哲質疑,國航機組員不該享有三天居家檢疫特權,指揮中心一如以往,置若罔聞。直到最後國門失守,全島淪陷,他們卻把帳算到地方,經常念叨新北市確診案例過高,恐散布全台。

 依規定,台灣進入社區感染,一級指揮官應由行政院長擔任;十八年前的抗Sars指揮官,就是游錫堃院長。民進黨雖然有無法陣前換將的苦衷,但陳時中大權在握,卻無法指揮全局,也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坐鎮指揮的,不過是個衛福部長,扮演一級指揮官。以政務委員唐鳳為例,她原本是日本政府口中的IT天才,但防疫進入緊繃狀態,英雄卻無用武之地。最後還是陳其邁看到問題,越級與蘇貞昌聯手,將唐鳳請出,迅速解決實聯制和校正回歸的問題。同樣情形,也發生在其他部會。指揮體系鬆散、紊亂,政府卻無能為力。

 「超前部署」原本是民進黨的專利,現在招牌砸了,淪為「佛系防疫」,只能遠遠看見地方諸侯們的車尾燈。當雙北市長宣布停課不停學之際,指揮官卻強調受教權;從要不要升三級、到三級防疫要不要延長?指揮體系猶疑不決,往往莫衷一是。令人最不可思議的是,不過才短短兩周,台灣醫療體系即瀕臨崩潰;檢測管道堵塞、後送機制失靈、快篩試劑闕如。火燒眉頭了,政府才要採購快篩試劑、補助改善檢測設備,這不是開玩笑嗎?

 七天死了二十八條人命,意味政府必須強化台灣防疫的認知作戰,而不是一味內宣中國的認知作戰。「這就是戰爭!」台灣沒有虛耗的本錢,科學防疫也未列入「哭」的選項。陳時中哽咽,是為凝聚粉絲的向心;但他單為警察哭,卻不見一路哭,是最大的盲點。民進黨的問題,不在侯友宜身上,應從內部尋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