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被害人會從政 小燈泡媽媽訴說心境

2019-12-25|震撼報導

(圖/王婉諭臉書)

高院24日更一審小燈泡命案,小燈泡的媽媽、時力不分區候選人王婉諭請求法官將嫌犯判處死刑。當晚也是平安夜,王婉諭感嘆,在這些年,跟政治人物、跟政府體系幾經接觸後,「我的心情,大概是從覺得荒謬、到無奈、再到憤怒...這樣的憤怒,也成了我最後決定跳入選戰的原因之一。」

王婉諭強調,國家沒有辦法確保危險再度發生,一命抵一命是對小燈炮的侮辱,但也是不得已的選擇。

王婉諭說,在更一審結辯的這一天,她又再次踏入法庭,即便已經三年多快四年,還是脆弱到不行。光是在走廊上,聽到被告腳鍊敲地的步伐聲,就幾乎止不住淚。果然,從一開庭,就忍不住一直哭一直哭。
 
「這仍是無止盡的思念,我真的好想你。」王婉諭說,她實在好佩服、也好心疼,每一庭都必須親自出庭的被害人。每一次開庭對她,都是艱辛到耗盡了心力。
 
王婉諭提到,她的團隊夥伴,陪著坐在旁聽席上,第一次到法庭,第一次接觸到司法的他們,崩潰了。

「我們的司法、我們的法庭也太荒謬了吧?」王婉諭說,對,就是這樣!過去她也不理解,為什麼會有被害人會從政;而過去,她的人生中從來也沒有從政這個規畫。
 
對於量刑意見,王婉諭表示,「我還是覺得好困難。」作為一個受害人,她真的無法接受任何一點再發的風險,不論是在她,或是其他人身上。
 
王婉諭說,作為一個教育者,真的會忍不住換位自問,「如果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我能長得比他好嗎?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知道,就算判一百個死刑,也減少不了我一絲一毫的悲傷與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