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劍指大法官評議名單 司法院:保障評議祕密

2020-09-29|牛瑀涵 綜合報導

(圖/許辰舟)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成立後,向司法院調用威權統治時期的九份大法官解釋及相關檔案,因司法院提供的資料人名被遮掩,引發不夠透明的質疑,包括促轉會官員、學者、專家多人昨天主張司法院檔案應去除遮蔽,「打開大法官的黑盒子」;不過,司法院認為應該保護評議祕密的核心價值,不揭露個別大法官姓名。

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長許辰舟表示,涉及大法官評議過程,司法院依法須「保持祕密」,也要顧及是否有國防機密以外的洩密罪問題。他強調,更重要是評議祕密的保障,「這跟審判獨立有關」。

對徵集大法官會議檔案資料爭議,促轉會、檔案局及學者專家均認為應審定為政治檔案,並辦理移轉;但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持反對意見,主張評議祕密在現今仍相當重要,拒絕將威權統治時期大法官會議資料交由檔案局典藏。

促轉會昨天舉辦「大法官與轉型正義:從九份解釋談起」研討會,主委楊翠表示,為了讓大眾更加認識大法官的歷史座標,經多次協商後,首次調用過往未曾公開的大法官會議紀錄與檔案資料,包括與萬年國會的形成、軍事審判體制建立、攸關解嚴後政治犯可否上訴等議題相關的九份大法官解釋及相關檔案,邀請專家學者協助解讀、還原歷史脈絡,同時認識大法官在當時體制中的多元面貌。

「檔案的揭露很重要。」代表行政院出席研討會的政務委員羅秉成強調,透過這段歷史的透明公開,看到黨政系統或黨化司法,如何透過權力作用影響司法,都是瞭解威權時期的方法,但「在種種顧慮下,人名被遮掩,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是誰,目前無從得知」。

許辰舟說,當然大法官解釋文公布後,隨著時間慢慢流逝變成歷史文件,但不能否認評議祕密很重要。可以設想大法官都是一時之選,評議本來就是法官的權力,如果未來可以去查閱大法官的評議,這會不會影響大法官審判。如何在威權統治下做一個平衡,應該要回到過去那個時空,去體會他們走過的那一條路。

綜合座談時,台師大公領系副教授劉恆妏質疑司法院限制開放的原因與理由,並強調若以目前無法識別的情況下,就無法釐清個人責任,就會變成某屆大法官的集體責任集體負擔,「大法官是抽象審查,個資保護比一般法院保護程度更低,如果一般法院都公開法官姓名,為何大法官無法公開?」

促轉會副主委葉虹靈強調,這九份解釋很明顯適用政治檔案條例,所以在移轉實務與開放應用上,都應符合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例如揭露公務員姓名,「而這也只是一個起點,威權統治時期做成的三百多號解釋,都具有國家檔案的重要價值,應該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