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震點新聞
  • 促轉會:調查局「監控佈建」密度 曾高達全國3萬人

促轉會:調查局「監控佈建」密度 曾高達全國3萬人

2021-05-24|林永祥 綜合報導

(圖/行政院促轉會)

到處是調查局眼線!行政院促轉會委託學界進行「威權統治時期宗教團體監控之研究」,透過國安局、調查局等解密的政治檔案,爬梳國民黨政府在威權統治時期如何透過其掌握的資源、權力與組織,對台灣宗教團體進行監視和控制;研究報告揭露,1980年代調查局在全台監控佈建的密度高達全國3萬人,「八一九專案」曾在長老教會全面佈建1169人,每個教會至少佈建1人。
 
調查局在1981年編印的《佈建工作手冊》資料顯示,監控佈建的密度達到全國3萬人,平均每500到700人佈建1人的程度,統治當局藉此全面掌握社會各界、各層面的狀況。
 
佈建人員依其工作目標和重要性,可以分為「偵破佈建」、「內線佈建」、「重點佈建」、「一般佈建」(又稱通訊員)4類。在一般佈建之下,還有一批協助調查局工作、不願參加該局組織的運用人員。
 
研究指出,「偵破佈建」主要由負責政治偵防工作的調查局第三處指導,而「內線佈建」、「重點佈建」、「一般佈建」則由主掌佈建業務的第五處管理,再由各外勤處站執行運用。關於雙方的合作模式,一律採取單線領導,「一般佈建」每月至少聯繫一次以上。
 
「重點佈建」每月聯繫一次以上;「內線佈建」及「偵破佈建」應經常保持聯繫。至於待遇部分,偵破、內線、重點佈建每月支領新台幣1000元至2萬元不等,「一般佈建」則沒有固定薪資。
 
值得注意的是,調查局這套佈建制度在1991年下旬有所調整,非但線民代號從漢字換為數字,以往的「○○佈建」、「運用人員」等名稱,改以個案諮詢(相當於偵破佈建)、特約諮詢(相當於內線佈建)、重點諮詢(相當於重點佈建)、一般諮詢(相當於一般佈建)、階段諮詢(相當於運用人員)等名詞加以取代。
 
研究發現,1980年代初期「校園團契」是宗教監控的關注焦點之一。在《長老教會在大專院校陰謀活動調查報告案》中,情治單位為避免「長老教會以宗教為藉口,從事『台毒』和反政府的活動,拉攏師生製造政治暗流,污染師生思想」,指示全體同志當堅守工作崗位,密切與校園安定小組聯繫,強化佈建,結合黨、政之整體力量,嚴密掌控長老教會不法動態。
 
研究報告指出,調查局為求防堵長老教會「邪惡思想」,由校園內安定小組與軍訓教官負責打入線民、監控校園內團契的言行動態,有必要時連結管區警察取締活動,並對參與長老教會活動的師生給予「導正」。
 
不過,面對有些學校對安定小組並無意願接納時,則另請其他單位介入。例如調查局在呈報「崑山工專」的校園團契情形時提及,「該校的安定小組不受校長重視,對長老教會的工作不加以理會,使同學正當思想受到污染,嚴重影響校園安定,已請教育部要求加強防範」。
 
同樣為了防範長老教會「滲透校園」,在1983年《防制基督教長老教會向大專院校團契滲透案》、1985年《不良分子侵擾校園之防制及長老教會在院校團契活動之防制季報表案》兩起監控檔案中,皆由教育部定期填報各大專院校的動態,回報給調查局二處春風科,前案是每個月填表匯報,後者是每3個月匯報一次。
 
另一起宗教監控案件中,情治機關相互協作的例子是1980年代末期的《二二二專案》,面對1987年兩岸開放探親,「二二二專案」的成立目的是黨國政府關注宗教團體與中國的來往關係,擔心受中共統戰利用,以及宗教團體與地方派系的互動與選票流向,因故當局全面清查道館、寺廟、武術團體、外來宗教團體與傳教士。
 
研究指出,《二二二專案綜合卷案》中收錄台中縣地區「金湯會報」的會議紀錄與「清查分工記錄表」,金湯會報是由調查局定期舉行的保防會議,分為中央與地區舉辦,在地區的會報中除了調查局外,協作單位還包括警察局、警總調查組、憲兵調查組,依照分工合力以普查方式清查該地區的武術、宗教團體相關人資、有無不法事證,並回報給調查局一至四處。
 
在更高層級的國安局檔案中,尤其《人權宣言》檔案卷可明顯看到,包含領導人蔣經國及黨政軍高層的會議,再到警總、警務處、憲兵部、調查局情治單位,及黨務系統的合作,然後指揮著內政部、新聞局、地方首長協助任務,完成對長老教會的監控與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