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兵法 在瘟疫蔓延時

2021-05-31|小小臨床中醫師投書

(圖 花蓮陸軍消毒/台視新聞截圖)

三級防疫措施再延長兩週到6/14端午節當天,應該是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全國民眾目前已經是陷落在集體恐慌之中,確診病例數、死亡數,持續攀升,因此出現有阿Q式的同胞,豪氣公開表明,台灣人民向世界各地集體示範的防疫動作,曾經表示只示範一次的作為,而今無奈地被迫再延長兩週,希望上次錯過觀摩的其他國家,好好地把握這次最後機會喔。(當然必要時可以校正回歸再示範一次!)

 一年多以來,大家在這新冠病毒肆虐下,世界各地也都翻了個天,而台灣僅在短短幾天時間就恢復到民國60年代的場景,安靜的街道,和欣賞每日固定時間的疫情報導,以及品味夜晚來臨的獨特夏日寂靜的味道。

這次不氣餒的用「兵法」來談談這次疫情的感想。

記得宋. 蘇軾〈題西林壁〉詩說:

橫看成嶺側成峰,

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

我想我們目前的處境,不就是這樣的遭遇嗎?國家防疫醫療隊,只用西醫的觀點來看待這次疫情,所以只能看到山的一面,不能全面了解病毒才會造成全國民眾的恐慌。

清.徐靈胎醫家說:

「病之為患也,小則耗精,大則傷命,隱然ㄧ敵也,而選材必當,器械必良,克期不愆,佈陣有方。」我們只有防疫的武器,沒有治療的方法,所以選材不當,器械也不精良,佈陣雖號稱超前,應該是擺錯重點,所以疫情一來就兵敗如山倒!

又說:「兵之設也以除暴,不得已而後興,藥之設也以療疾,亦不得已而後用,其道同。」這也是大家朗朗上口的「防疫如同作戰。」的最好比喻說明。但是我們興兵用藥都放在尖端武器上,毫不考慮自己的體能是不是可以拿得起精良武器裝備,雖然舉全國之力,卻又抓不到重點,出現一敗再敗的局面。

但是看看這兩週來的輿論和確診病例數持續增加,其實看到了我們國家隊是犯了兵家大忌-「不知彼也不知己。」因為「不知彼不知己」,所以「每戰必殆。」

先說說「不知彼」的部分:

敵人,我們只知道是新冠病毒,其餘不知道?不知道來自何處?要往哪裡去?不知道本土感染案例為何大量增加?不知道防疫的破口到底在哪裡?只把破口歸咎少數確診個人不遵守防疫規定,也未免太沈重!把破口歸咎各式各樣的原因,成為民眾競相辯論的話題,都是因為完全不瞭解病毒的習性,如果防疫像治水一樣,只會防堵,永遠都會有破口的機會!這是「不知彼」的主因。

另外對付新興敵人,只ㄧ味地依賴疫苗接種當成唯一方法,根本也是緣木求魚,更是不知彼的表現。如果大家眼尖,可以發現這次台灣疫情嚴重,都是在實施疫苗接種之後才有大量的確診本土病例出現,但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人在疫苗接種上做出質疑,質疑是不是真的產生破口?其實打疫苗後也是有確診病例出現,但是就是沒人想到,它們很有可能是傳播疫情的大媒介!疫苗就像是無間道情節,是安排在身體的內鬼,往往讓疫情破口迅速燎原。這也是「不知彼」的原因。

再來說說「知己」,相信大家都看過很多解說,清楚地說明新冠病毒在感染人,體內的運作與破壞,但是全世界確診者成千上萬,有人死有人活卻不一樣?這是人類普遍接受西醫的教育下,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體在面臨病毒入侵時的應有作為,所以治療方法也沒有確定,只能頭痛治頭,大半都是症狀治療。既然是產生肺炎,就用類固醇來消炎,結果同樣的疾病,同樣的使用類固醇,有人死亡,有人存活卻產生副作用,因為事實真相慘烈,民眾當然恐慌,看來病毒這次也運用了兵法最高境界,「攻心為上」,不知己的人類,到目前為止,在西醫體制下,永遠處於被病毒挨打的處境。

記得梁啓超說:

中醫盡能愈病,總無人能以其愈病之理由喻人。

胡適則認為:

西醫,能說清楚他得的什麼病,雖然治不好,但西醫是科學的。

中醫,能治好他的病,就是(因為)說不清楚得的什麼病,所以,中醫不科學」。這是國人寧願請求白白的死,也不願糊裡糊塗地活。這是相信西醫的骨氣,但真正面臨生死關頭,你還會想計較這些嗎?

國人在滿清末年陷落在民族自信心喪生的狀況後,使得民國初期的文學大家都這樣覺得,但是直到這次疫情發生,才知道我們也還是處在「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思維裡,這是不知己的弊端,也是國人一旦陷落疫情之後,大家都認命覺得是一起在這艘船上,只能命懸一線了。

此時看看每天疫情確診數的攀升、死亡速率的加大,我們除了像南宋大臣們「新亭對泣」一樣,難道就束手無策嗎?

此刻看看對岸的大陸,想想我們,我們還是只停留在只有疫苗是解決此次疫情的萬靈丹嗎?我不敢奢望,但希望高層能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至少看山是山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