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晞上書】-民調究竟準不準確

2019-07-31|文・楊晞

 

民調究竟準不準確,每到選前各家媒體爭先恐後公布民調,首先,若依照統計學來說:「在1067個樣本下,信心水準達到95%,並只有3%的誤差。」,聽完這句話你一定不禁想問,為什麼1067可以代表將近2400萬人的意思,信心水準又是什麼?抽樣需1067個樣本,是經由科學方法推敲出來。通常用於:

1.母體很大。例:民調的母體為人。

2.搜集全部母體很困難時。例:不太可能把每一個可以投票的     人都找出來,因為成本很高。

3.省成本、有效率。

至於這是怎麼以公式推導出來的,可以回去問數學、統計類的老師,而國外有網站可以直接進行計算。(https://www.surveysystem.com/sscalc.htm)
為什麼大家總認為民調不準,我們先將民調幾個常見的原因列出來:

第一:「電話抽樣法」
傳統上來說,我們都採用市話方式進行民調。而像我們這種90後出生的人,基本上根本不會接市話,也就是所謂的純手機族。根據台北市公民教育基金會的資料來看純手機族大約為34%,而這些人中,幾乎過半的人是無政黨認同者。因此,若採用傳統市話方式進行調查,是會有顯著的差異的。

第二:「加權方式」
加權又可以分兩種。通常在抽樣前,我們會先擬定「抽樣架構表。」簡單來說,我們今天可能預計要抽50個男生跟50個女生,但因為種種原因,在實際上我們抽到了60個男生跟40個女生,因此,我們要透過加權把男生乘以5/6倍變成50個,同時把女生乘以1.25倍變成50個。另外的加權就是以市話民調為主(市話依然誤差最小)、手機民調為輔的進行加權,在2017年張鐙文、黃東益、洪永泰最新發表的文章,關於實施「雙底冊抽樣」便在解決此問題。

第三:「受訪母體不同」
像是A媒體用線上民調,B媒體用市話民調,兩者抽樣的母體是不同的,結果理所當然會有差別,也不能拿來進行比較。

第四:「問卷題目的設計」
最常見的便是「誘導式民調」:像是「針對柯文哲在臺大醫院私設帳戶涉嫌貪汙、洗錢,檢方已傳喚臺大葉克膜小組組長蔡璧如、秘書劉如意等人,未來還有可能傳喚柯文哲。在這件事情上,請問您相不相信柯文哲是清白的?」「兩岸同屬炎黃子孫,請問您認為您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皆是?」以上兩種都是常見的「誘導式民調」,目的是強迫受訪者朝特定方向問答的問題。

第五:「機構效應」
簡單來說就是偏藍會發布有利於偏藍的民調,偏綠的機構會發布有利於偏綠的民調。

第六:以上種種可能都是為了造成「推手式民調」
所謂的推手式民調便是要影響民意的民調,舉例來說,要做有利綠營的民調,藉以影響藍營士氣,或是做有利藍營民調,藉以影響綠營士氣的民調,就是所謂的「推手式民調」。

那怎麼樣才算準的民調?

在參考民調時,我們要有媒體識讀的能力。從民調問卷、抽樣方法、執行方式、加權方式……等地方探討。基本上若有學術良心與科學精神的民調公司都較為準確,至於是否準確,對照封關民調與選舉結果通常不會一樣,不一樣之處在於封關民調並不是在選舉前一天,加上會有許多未表態的人(沈默螺旋、隱性選民)難以預測。因此,所謂的準確民調是按照科學神操作,並擁有「大致上」的準確趨勢,像是藍勝綠,或是綠勝藍此種「大方向」的結果。

資料參考:
1. 王宏恩,2018,如何看待民調偏差?從地區效應到跟風效應(下)https://www.fountmedia.io/article/1694。
2. 洪永泰、高世垣、俞振華,2017,台北市公民教育基金會http://rdnet.taipei.gov.tw/xDCM/DOFiles/pdf/00/00/01/88/81/1070109-pdf-37922-115514.pdf
3. 張鐙文、黃東益、洪永泰,2017,《住宅電話與手機雙底側調查的組合估計:以2016總統選舉預測為例》。

作者介紹

Nick

國立政治大學 政治、經濟雙主修,輔系金融、統計學系。 迷因大師。

相關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