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是否淪為執政者的鬥爭工具?

2019-11-29|震撼報導

澳洲間諜王立強案爆發後,民進黨推出《反滲透法》,今日逕付二讀。草案公布後,引發法界人士跳腳,法界人士更直批,過去民進黨爭取解嚴,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及《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特別刑法,以保障人權和自由,律師葉慶元說,現在民進黨為了保衛政權,竟草率立法。網路上也充滿批評聲浪,直批要重回白色恐怖了。

 

草案中明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滲透來源」的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捐贈政治獻金及影響選舉罷免、公民投票,違反者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0萬元以下罰金。同時也定義「滲透來源」,包括境外敵對勢力的政府、組織、政黨、機構、團體或人員,至於「境外敵對勢力」也就是和我國交戰、武力對峙、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國主權的國家或團體。

 

至於「滲透來源」如何定義?根據民進黨團版草案,主要有三類,一是境外敵對勢力的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二是境外敵對勢力的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的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三、由前二款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監督管理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筆者認為防止境外勢力滲透是必須要的,然而《反滲透法》相關的規範過於模糊廣泛,容易淪為執政者的鬥爭工具,甚至邁向獨裁專制的方向。